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www.iosisw.com

【斗破苍穹之学院传说】

斗破苍穹之学院传说作者:不详字数:23700                (一)  在迦南学院内院中的一条林间小路上,漫步走来一位身着淡绿色衣裙的少女,少女清冷淡然的气质犹如青莲初绽,小蛮腰处轻束着一条白色的丝带,将那腰肢勾勒的极为诱人,三千柔顺青丝顺着香肩垂落而下,直至那柳腰处方才停止。  修长的身姿在周围绿树红花的映衬下,宛如是那红尘中盛开的青莲一般,超凡脱俗而别具灵气,出色的让人目眩神迷。  少女漫步在小路上,抿嘴微笑着,心中想起了那个令她牵肠挂肚的少年。  「五天前那次,萧炎哥哥真的好坏啊,他不但搂了人家的腰,吻了人家的额头,居然还把手放到那里…………」想到这里她翘挺的臀部似乎还能清晰地感觉到男人大手那炽热的温度,旋即那清丽脱俗的脸颊上浮现出一个会让整个迦南学院为之疯狂的羞涩红霞。  就在萧薰儿还在甜蜜地胡思乱想时,不远处两个男学员的谈话传到了她的耳中。  「你听说了没有……那个新来的天才萧炎在刚才练功走火入魔了,好像已经快不行了!」  「不是吧?…………怎么回事?」  「听说是因为练功太急,没有炼化火毒就继续修炼,导致火毒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大爆发,所引起来的……已经有长老去看了……」  萧熏儿听到这里脸色刷的一下变的煞白,她猛然纵身而起向天焚炼气塔的方向冲去,只见绿影一闪,只留下淡淡的清香弥漫在空气中。  那两个男学员看到这个情形,相视一眼低低的阴笑了起来。  来到天焚炼气塔,萧熏儿毫不犹豫向下冲去,很快她来到了第六层,来到这之后她明显感到这里安静了不少,抬眼望去空荡荡的通道里竟然看不到一个人。  她心急如焚急速向里面的高级修炼去奔去,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高级区,在这里有着十几个的高级修炼室。  「萧炎哥哥在哪里呢?」萧熏儿焦急地寻找着,但是每个标明有人的修炼室都锁着门,从外面根本打不开。  突然她发现在通道的最深处站着一位男学员,她赶紧跑过去询问:「请问您知道萧炎的修炼场所么?」  学员看了她一眼,笑嘻嘻地回答:「是那个新来的天才萧炎么?」  「是的,就是他,他在哪里?」萧熏儿迫不及地地点了点头。  「哝……就在那里!长老正在给他救治呢,希望你还赶得上看他最后一眼!」  听了这话,萧熏儿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她颤抖的身子转过头去,发现就在通道的尽头有一闪半开启的门,从门缝里泄露出一丝诡异的紫红色的光芒,她慢慢走过去深吸一口气,轻轻的把门推开。  萧薰儿走进屋中,发觉这明显是个单人修炼的小房间,室中只有一张供人休息的大石板床。房间内能够用肉眼看到一丝丝紫红色的能量犹如雾气一般飘逸在周围,使室内产生一股莫名的压抑感,在修炼室的中间有一名长老衣着打扮的人正在那里为一个躺在地上的人运气。  「萧炎哥哥!」少女颤抖着身子慢慢向前走去,这时她身后的门悄无声息的关闭了,可是心情乱作一团的少女根本没有感觉到。  「哈哈哈哈……萧熏儿,我们等你多时了!」地上蹲着的长老哈哈大笑的站起转过身来。  「是你?!」萧熏儿脸色微变才发现这是一位身材健硕的青年,原来他就是白帮的三星斗灵付敖,而此时在地上躺着的萧炎也站了起来  「白山……」  白山眼中划过一道阴冷,当视线停留在亭亭玉立的少女身上时,脸孔上浮现出些许迷醉与疯狂,他紧握着拳头,高声叫道「萧熏儿不要再想什么萧炎了……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  看着他们二人的阴险笑容,熏儿似乎明白了什么,淡雅精致的脸颊上首次露出了淡淡的严寒,衣袖轻挥,金色的斗气自体内急速涌出。散发金色光芒的斗气在其掌心间凝聚成两团金光,好似手中握着两轮烈日。  目光在那错落有致的身材上来回巡视,最后落在那微微隆起的山峦上,恶狠狠地盯着,付傲费力地咽下一大口唾液淫笑着:「熏儿小姐……不用白费力了,你没发现这里不是普通的房间么!」  话音刚落萧熏儿手上的金色光团开始迅速地消融,几个呼吸间连同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金色斗气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禁斗气空间」萧熏儿冷淡的脸颊上显出一丝慌乱,急忙扭身向外冲去,她这才发觉门已经被锁上了,手心贴在门上能感觉出这不是一般的木门,而是如同金属一样的坚硬,而且门上还浮动这一层淡淡的能量将这个和外界完全隔开。  白山嘿嘿一笑,对着萧熏儿笑眯眯地说:「熏儿学妹,你虽然很有本事,斗气比我们都高,可惜在这里完全用不出来,在这里只有肉体的力量才是最强大的,你不要妄想谁来救你了,那怕是萧炎来了也不过是我一拳头的事,来吧,说不定等几天之后你就会忘记他,沉伏在我的大鸡巴下。」  「呸……无耻」白山下流的语言让如青莲般纯洁的少女面红耳赤。  「难道你没发现这里的其他不同之处么?」白山淫笑着说。  萧熏儿四周环顾,脸色一变:「你……卑鄙!」  「哈哈……这里布满了的烟雾可是斗皇都会臣服的强力媚药!来吧……熏儿学妹!」白山忍耐不住张开双臂向萧熏儿扑了过来。  「啊……」萧熏儿惊慌地闪到一旁:「你……你要干什么!」  「啊……哈哈,我们要干什么不用问了吧!」付傲淫笑着从另一面搓着手向她走来。  萧熏儿靠着门边,双手紧紧握住衣领,恐吓他们道:「你们知道我是谁么?碰了我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  「哈哈……不管你是什么人,以后你都是我们的玩物了,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你是否还活着!」付傲不屑一顾地回答。  「看你怎么跑!」白山趁着萧熏儿不注意一把抓住了她的领口。  「啊!」萧熏儿惊慌失措向旁边一闪。  「嘶——」一声,萧熏儿淡绿色的上衣被撕下一条来,露出一条洁白如玉的手臂。  望着羞赧的少女,两个男人都兴奋了起来,尤其是白山他一直想要得到萧熏儿的身体。从单薄的衣裙下的婀娜的曲线,他可以想象和估计出那是多么的诱人,多么得柔软。  萧熏儿在两个人的夹击下勉强躲闪着,可惜却不知道这是男人故意放水的结果,因为他们想要看到迦南学院第一美女慢慢崩溃的样子。  在慢悠悠的游戏中,萧熏儿的衣服被撕成一条一条的,露出大片大片雪白柔嫩的肌肤,玉一般的颈项,圆润的肩头还有在移动抗拒时若隐若现的红润顶端都让人疯狂。  「来人啊……快来人啊!……谁来救救我!」望着越走越近的两人,萧熏儿不再冷静,她紧张的使劲摇晃着门把,拍打着叫喊着,希望能有人把自己救出去。  「嘿嘿……真香啊」付傲闻着手上拿着的布条,望着眼前无助的小白兔不断发出淫笑。  白山再也忍不住了,他猛地扑上去,一把从后面搂住了萧熏儿。  「不……不要这样」  萧熏儿拿出全身的力气去抵抗白山,可是男女的体力本来差距就很大,而她之前躲避又消耗了大量的气力,很轻松的就被压在门上。  「白山,你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杀了你……我会让你的家族全都消失」  萧熏儿羞愤难耐,拼命的挣扎。  虽然知道对方的健壮是自己完全无法抵抗的,但是萧熏儿还是本能的拼命抵挡和躲闪,可是不一会儿就被白山牢牢按在墙上。  「废话少说!」  嘿嘿淫笑着男人的魔手开始上下摸索,柔软的乳房被一把抓住。  「啊……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  萧熏儿双手顶住白山的胸口想用力推开他,但是却让白山腾出另一只手,将她的裙子一点点的拉起,露出洁白无瑕的小腿。  「啊……」赤裸的小腿被一把抓住,然后一点点向上滑动,这时萧熏儿惊恐的发觉自己对此竟然没有本应有的那么厌恶,她才发觉周围的烟气似乎更浓了些。  看来自己如不赶快脱离险境,恐怕就真的走不了了。  脸色苍白的萧熏儿紧闭双目,双手无力的抗拒着,好像已经臣服在媚药之下,如果不是贝齿紧咬,说不定还以为是心甘情愿地任人宰割呢。白山感到少女的抵抗正在慢慢减弱,多年的梦想就要实现,他兴奋地双手开始在少女身上肆虐,就在白山的手攀爬在如丝般顺滑的大腿上,微微翘起的山峦上时,看来已经放弃反抗的少女突然将她的膝盖用力的向上猛地一抬。  「啊……」白山发出一声惨叫,捂住胯下跪在了地上,打着滚,大口大口的吸着冷气。  「嘿嘿……真是没用的家伙,居然被毫无斗气的女人给打倒了!」付傲嘲笑着他,自己则边脱衣服边向萧熏儿走去。  萧熏儿紧紧盯着已经赤裸了上身的付傲,心中算计着可能逃脱的办法,结果却悲哀地发现,在这个禁止斗气的空间内,无论自己怎么做都无法躲避接下来的厄运,唯一的机会也许就是在他不小心的时刻……  就在她还没有算计好的时候,付傲拉着裤子的手突然一松,一根硬邦邦长长的大家伙直挺挺的蹦了出来,就那么的耸立在她的眼前,还在哪里一颤一颤好像在打着招呼。  「啊!!!!」从没有见过赤裸男人的纯洁少女尖叫一声立刻羞得闭上了双目,随即一种危险的感觉涌上心头,但是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一股热气已经贴到了她的身上,忙睁开眼,便看到男人贴过来的古铜色上身,那鼓起的胸肌和腹肌充满了力感,呼吸起伏之间沉实均匀,雄性阳刚的气势震慑得她不知所措。  还没等她反抗,付傲已经一把抓住她的双手呈大字状的将她牢牢按在墙上,萧黛儿刚想挣扎,男人就紧紧压住了她,宽阔的胸膛和她的胸口紧密贴在一起,随着男人和她急促的呼吸,相互挤压碾磨,紧跟着下身一热,一根巨大的火热棒子隔着撕破的裙子顶到了她的双腿之间,那火热的热度几乎将她的双腿融化。  这时付傲的脸已经毫不犹豫的贴了过来,呼吸的热气已经喷到了光滑的脸颊上,萧黛儿心中一慌,小脸微红赶紧扭过头去,躲避男人可恶的大嘴。付傲轻轻地把脸贴到她精致的面庞上,慢慢地摩擦,感受少女嫩滑清冷的肌肤,胸口好似在故意让她体会那逃不掉的耻辱似地,不断地挤压转磨着她的乳房。  「恩……嗯……啊!……不……」  从未被别人如此轻薄过的萧黛儿羞愤交加正想趁机再用膝盖进行攻击,却发现自己的双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付傲插入并且用力的撑开,现在的自己好像妓女一样张开大腿,欢迎着他那火热肉棒的进攻。更可耻的是他高耸的下体根部正好压住少女的耻骨上,本来向上立着的肉棒本她的身体压成九十度,而那灼热坚挺得部分正顶住自己双腿间最柔软的部分,由前到后沿着中间那条缝隙一前一后来回抽插。  付傲的屁股向前一顶一顶,每一次都让熏儿忍不住发出羞耻的娇呼。  这时的她才清晰地感觉到男人的肉棒是如此的巨大,每一次的抽送都能清晰地感觉到,男人肉棒的火热和那上面凶恶的血脉棱角是如何将自己的柔软花瓣向两旁挤压,然后慢慢的每一部分都紧紧贴着花瓣向后挤压,那龟头和肉棒之间的棱沟就会倒退着磨刮过褶壁上敏感的每一个小颗粒,酥麻的快感立即散布到全身,令女人几乎无力抵抗,好像就是要体验自己的花瓣是如何融化在他的肉棒之上,对于萧熏儿来说付傲的每一次抽送都好像世界上最漫长的酷刑,时间长的让她除了难以忍受的羞辱外还莫名其妙的感到心慌意乱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么长的肉棒如果都进来的话会顶到哪里?」  「啊……」羞耻的念头让萧熏儿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她慌乱的无力地挣扎着,失去冷静的少女没有发觉现在室内的红雾的侵袭之下,她的身上本应洁白无暇的肌肤上已经布满了红晕,原来这种催情雾气不仅仅靠呼吸,还能从肌肤向内渗透。  这时她的耳根突然一热,原来她的耳缀被男人的大嘴一口给含住了,牙齿轻轻咬着,湿漉漉的舌尖也在耳廓出舔舐,呼出的热气顺着耳孔直冲脑海。  「嘶……」萧熏儿深吸一口冷气,耳根处被人舔舐居然让她浑身发软,连一点挣扎的力气都消失了,只能被动地听着耳边不断地传来男人舔舐吸裹的声音。  而胸口被挤压的扁扁的乳房,使她的呼吸更加的急促,每一次呼吸都像濒死的鱼一样大口的喘着气。  「不行……不能再这么下去了!」萧熏儿勉强拉回自己的思绪,努力找出应对付傲挑逗的方法。  这时候付傲的舌头开始在她精致嫩滑的脸庞上辗转添磨,慢慢一步步的接近萧黛儿那的两片薄薄的红唇萧黛儿使劲别过脸去躲避时,却被男人一把捏住下巴使劲一转,还未等她反应过来,一张厚实的大嘴已经吻在了她的樱唇上。  「轰」唇齿相互触及,萧熏儿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感到触电一般一股热流席卷全身,使她不知道该不该去抗拒这种诱惑,但是付傲没有给她选择的时间,霸道地噙住了那娇软的红唇,更加用力地吸裹着她的唇瓣,舌头野蛮地向她的小嘴中探去,也灵活地在樱唇上攻城掠地。  萧黛儿全身酥软,被夹在墙上,只感觉到自己的嘴唇一下子被炽热的物体覆盖,一条滑溜溜的舌头竟然钻入口中,肆意玩弄,她完全忘记了挣扎,更忘记了萧炎,瘫倒付傲的怀中,只是下意识的紧闭牙关,抗拒着舌头的入侵。  这时付傲微微下了下腰,把自己的坚挺调整了下方位,接着用力向上一顶!  「啊……唔……」萧熏儿竟然就这么被付傲强壮的龟头给硬生生的挑了起来,她惊恐的发出一声呜咽,可是随即被付傲的舌头给顶了回去。粗大的龟头隔着层薄薄的布料把粉嫩的花瓣强行分开,连自己都很少碰触的花瓣就这样被完全占据了,因为布料十分柔软所以在龟头的压迫下完全陷入了花唇,颤抖的花瓣能清晰感到龟头那炽热的巨大,仿佛身下有根火棍将自己挑起,而且还在不断的深入要把自己插穿。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从下体传来的撕裂般的疼痛让萧薰儿脑海从高胀的情欲中清醒了过来,她这才发觉,自己的口中不知何时被一条灵活的舌头侵占了,这条舌头在不断地沿着口腔内壁做着各种动作,仔细玩弄着自己的舌尖,她羞愤交加用力的一咬。  「唔!」付傲疼的顿时后退一步,从他的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  就是这个机会,萧熏儿一把向付傲的脸上抓去,付傲见状忙伸手一挡,两手还没相交,下面一条浑圆匀称粉光致致的修长美腿呼的一下向付傲的下体踢去。  「啪」  「唔!」  萧熏儿捂住自己的小脚蹲在了地上。原来付傲因为爱好凌辱女性经常被女人如此攻击所以就经常锻炼身体的肌肉强度,特别是小弟弟的坚硬更是硬比坚石,而这时萧黛儿确实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当然如同踢到钢板上一样反而伤到自己。  「贱货……」付傲抹了把嘴角的鲜血,恶狠狠地盯着萧熏儿,左手一把捏住她犹如天鹅般充满线条极尽优雅姿态的脖子,轻松地拎了起来。  「唔」  萧熏儿脸憋的通红,双手抓着付傲捏住自己脖子的手用力拉扯着。  「嘭」「嘭」「嘭」「嘭」  连续几拳狠狠地打倒萧熏儿柔软的肚子上。  「唔」萧熏儿嘴角被打的溢出了鲜血,剧烈的疼痛让她的身子缩成个弓形,头脑一阵晕眩。  「刚刚你就是那这只脚踢了我吧!」付傲一把抓住了她那只玲珑剔透的小脚,猛地一甩,竟然把萧熏儿倒着拎了起来。  「啊……不要」  萧熏儿被倒吊在半空中,因为身高的原因只能只手撑地,勉力支持,一头顺滑的青丝也平摊到地上,悬空的另一条腿为了防止裙子下滑,紧紧地并拢在被抓起的那条腿上,用力夹住裙摆。  突然在她的一声娇呼中,被抓着的那只脚上的靴子被付傲给脱了下来,又是伸手一扯抽下了那罩在上面雪白的丝袜,一只白嫩嫩的芊秀玉足就呈现在他们面前,萧黛儿的足踝纤秀柔软娇嫩盈盈一握,他一把握住那柔软娇嫩的纤足,肆意摸索揉捏。  「放手……你混蛋……」萧熏儿没有想到自己的玉足这么敏感,被男人抓住后一股热流顺着她的脚,柔美纤秀的小腿、光滑结实地大腿直传上去,只弄得她腰酸腿软,心儿乱跳,浑身上下只有麻麻的、痒痒的感觉。  「嗯……唔……」萧熏儿双手捂住自己的小嘴,不让自己发出羞人的声音,她的脸颊一片红晕,付傲的抚摸令她痒的一条腿酸软颤抖,几乎夹不住单薄的裙边,可是还得紧咬牙关,强忍着那种从未尝过的刺激。  付傲一只手抓住她细腻的脚踝,一只手紧紧抓住萧熏儿的白嫩的小脚,萧黛儿徒劳的挣扎只能更增加他的兽欲,他含着那小巧的足尖,舌头不断在少女足趾的缝隙里添弄,那里居然有一股奇异的香味,品尝着学院第一美女的滋味,付傲无比的激动他的下体已经膨胀到了极致。  萧熏儿羞愤中不断挥舞着自己还穿着的靴子向付傲踢去,虽然倒立的身体无法更多的发力,但是也干扰到付傲的动作。就在他正舔着兴奋无比时,被萧熏儿无意中的一蹬给蹬到了他的嘴上,顿时感到口中一咸,流出了一丝鲜血。  「啊!」付傲身体后仰,那一脚狠狠地踹在了他的下巴上,令他咬破的了舌头:「臭婊子……还敢反抗……」他眼中冒着怒火,居然被一个失去斗气的小女人连续的伤害到自己的舌头,让他丢尽了面子。  「啊……啊……」愤怒的付傲用力捏着悬在空中的脚腕,狠命地踢打这她倒吊在下方的柔软腹部,只打的萧熏儿脸色苍白几欲吐血时,才顺手一抛,将她抛到一旁的地上。  「啊……」在萧熏儿的尖叫声中,啪的一下狠狠的跌倒在地。  柔软的身子又重重摔到坚硬的地面上,一时间整个身子好像撒了架一样,剧痛无比,而刚刚被捏住的脚腕更像是断了一样,那种疼痛笔墨难以形容。  「啊……」  在付傲的连续踢打下,萧熏儿痛苦地呻吟着,她的身体抽搐着,嘴角还滴滴答答地溢出了鲜血,咬破嘴唇痛苦的血丝顺着那原本清冷精致的脸颊流了下来,身体已经抽成一团,无力反抗,更不用说逃走了。  「哦……还敢不敢反抗了?……再来啊!」回过气来的白山慢慢地走到她的身前,望着她被凌辱的满是伤痕的身体恨恨地说,眼睛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璞」一脚踩在她纤细白嫩的手指上,用力的左右碾压。  「啊……啊……不……」萧熏儿拼命地挣扎着想要把手抽出来,从手指传来的剧痛,使她眼前一黑,几欲晕倒。  白山嘿嘿冷笑着抬起脚来,看着少女将手缩回怀里牢牢地捂着一动不动,失去力气一般的侧躺在地上,那怕是身下破碎的裙子显露出大片雪白的大腿也毫无力气遮盖一下。  「啊……」一只炽热的手抓住了她玉一般的小脚捏摸着,然后从脚腕开始一点点顺着优雅的小腿,光滑的肌肤向上爬去。  付傲嘿嘿淫笑着:「熏儿学妹,游戏的时间已经结束了,今后你将会在无尽无穷的高潮中快乐的想要死去,趁着还能拒绝赶快反抗啊,尝了我的大鸡巴以后恐怕你连拒绝的机会也没有了,会自己主动哭着喊着求我操你的!」  付傲淫邪的话语让萧熏儿感到无尽的耻辱,被男人手猥亵的大腿一阵颤抖,那如丝绸般光滑的肌肤上浮起一层鸡皮疙瘩,她用尽全身力气想要挣扎却只能微微稍稍扭动着,被男人们长时间蹂躏的她一点反抗的力量也没有了。  「啊……」在萧熏儿的悲鸣中,付傲的大手很轻松地摸到了她挺翘的屁股上,她的屁股很小,一只手就能包裹住大半个屁股蛋,隔着雪白的内裤肆意揉捏享受着手下传来的清柔而富有弹性的的触感,  「感觉怎么样啊?熏儿学妹?」付傲邪笑着逼问她。  「啊……不……啊……啊」手指隔着雪白的内裤开始向肛门中钻入,萧熏儿感到身后大手做的无耻行为,发出耻辱的呻吟,她从没想过那里会被一个被她如此厌恶的男人肆意玩弄,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少年的身影清晰可见「萧炎哥哥……你在哪里?快来救黛儿啊!」  像是在嘲笑萧熏儿的贞洁一样,粗鲁的手指连续不断地向肛门处用力插入,虽然隔着一层布料,还是能清晰地感觉到手指带来的耻辱与阵痛。  「啊!啊!住手啊!」失去反抗能力的萧熏儿只能羞耻地呻吟着。  「啊……哈哈哈哈!被人用手指插屁眼还是第一次把?怎么兴奋地淫叫起来,而且还叫着这么大声,看来你的屁眼很敏感么,那么就先操你的屁眼了!」付傲故意把话语说的极端下流,说话间手指更用力的向里插去。  手指和内裤在肛门上扭转着,萧熏儿娇小翘挺的小屁股一点点的漏了出来。  「不」萧熏儿心中淌着血,悔恨自己怎么这么不小心,导致现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另外一只手也落在了她的屁股上,在那露出的雪白肌肤上轻轻地抚摸着,慢慢的旋转揉捏。  「嘿嘿……萧熏儿,你的屁股真是光滑可口啊,我真想咬上一口!」白山看着被付傲肆意玩弄却毫无反抗之力的少女,心中不知是什么感觉,嫉妒,爱慕,渴望,悲哀,愤怒……  突然他也蹲在了地上,颤抖的手落在少女臀部的另外一面,刚开始还是轻轻抚摸,但是很快就在上面大力的捏着揉着,好像在发泄着什么一样!  「不……不可以……不可以……快点拔出来啊啊啊!!」萧熏儿心中屈辱万分,被男人的手指不断地挖弄着肛门,玩弄着自己的屁股,整个身心承受了说不出的羞耻,但是她却咬紧牙关,脸上露出一如既往的冷淡,好像这么耻辱的事是发生在别人身上一样。  「如果从这里插进去的话,熏儿学妹还会在如此冷淡么?」  突然向下一滑落在了两腿之间。  「啊!你们这些禽兽,住手啊!」萧熏儿全身一震,羞愤难忍发出了一声悲鸣。  谁都不知道在天焚炼气塔一间挂着修炼中门牌的寂静的修炼室中,正有两个禽兽恣意凌辱着学院中所有男生的梦中情人,号称有史以来最为天才的美少女萧黛儿。